再游鼓浪屿


——再游鼓浪屿

 90年代末我曾经去过一次鼓浪屿,记忆里的我随着人流晃晃悠悠地登上了一艘渡船,摇摇晃晃的驶向对岸的一座岛屿。

导游说:我们所在的这条江是鹭江。因多有白鹭栖息而得名,同时、鹭江也是中华白鳍豚的繁衍地,如果我们运气好还有可能看到水中的白鳍豚。可我看到浑浊的江水、与江中漂浮的可乐瓶与一应浊污,怎么也想象不出会有一个白色的精灵跃出水面,更没有见到有白鹭在此江中飞过。

只觉着海风粘热,附在身上,被汗馊与烟气熏得人透不过气来。

一段颠簸,越20分钟不到的光景、我们下船登上了岛屿,码头边的榕树下有一系列的遮阳伞,遮阳伞下堆放着带壳的椰子与榴莲还有叫不上名的果摊以及一应的百货、饮品、叫卖。

印象里的日光岩就是一块石头,一块可以远瞧的石头,因为暴晒的厉害,除了燥热,反倒没能留下多少印象。

那时候、两岸的开放深度不大,同时、我也是刚刚脱下军装,在我心里“守卫国土”的责任依然深厚,因此上对郑成功的雕像以及那些殖民留下的产物深有印象。因为长居内地,反倒是被这异域风格的房子所吸引,以至于多年以后从事建筑工作,这样的房子成了我山间居家的梦。

这次去厦门、蜗居在思明区的一处小酒店里,因为屋子憋闷,下午三点多就带着孩子妈骑车到一处公园游玩,而后又乘坐10路公交到中山路吃小吃,因为这里与码头不远,故此又与孩子妈一起前往江边,想一睹鼓浪屿的沿江夜景。

在江边、我们看到了夜幕下的郑成功雕像,与夜色笼罩下的鼓浪屿,但眼里的景象到底是山还是岛屿,哪里分的清楚呢!

第二天、在领队的安排下说要去鼓浪屿,这车子一动就偏离了想象中的路线,原来、因为游人太多,鼓浪屿已经开始了人员限流的措施,并将游人的登岛码头向北偏移了三公里多,让我们在厦门国际邮轮中心刷脸登船。

邮轮中心的设施自然是好了许多,因为晚间夜游了鹭江,同时因我只惦记着岛上的房子,所以对眼前的景物已没有了什么感觉。只是担心的看着江面上的水。

江面上比20年前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除了偶尔有游人不自觉的扔下零星的几个可乐瓶子,更没有了其他的漂浮物,我的目光贪心的扫视着江面,总想能一眼就望见白鳍豚的身影,可终于还是让我失望了。

这一次的渡船很大、但还是行进了一段时间、到了三丘田码头。

离船上岛,岛上面树木郁郁葱葱,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婀娜的绿。道旁的凤凰木、花事将过,但偎红依翠依然美好。老榕树依然多情,垂着长长地、如帐似幔地藤在风中披拂着、甩动着。

循着曾经的那一点点记忆、我在岛上寻找,除了古老的房舍,古老的榕树早没有了早年的吵杂。海边,我已是无心再去,而日光岩、我也无心登临,只希望在这充满安静与异域风情的街巷里慢慢地走一走,看一看。

岛上有许多志愿者,有的为疏导游人工作,有的在清理卫生,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一切都显得井然有条。我找到一个服务站,在哪里领取了一份手绘的岛上行走图,快意的在岛上行走。因为游人得到了限制,道上的行人一队一队的走过,总能留下一些时间拍一些空镜头。

岛上乔藤间杂,有几株古老的大榕树匍匐在路上,挡着行人的路径,但走近了、尽可以从他的身下款款而行,即便是骑车也无不可。岛上除了榕树老抢眼之外,樟、杉、桉、椰树与棕榈树一样让人目不暇给。

走在洁净的幽巷,时有精巧别致的房舍一幢一幢地进入眼中,伴随着三角梅的身影破墙而来。红砖砌成的建筑不拘一格,排布在街巷两旁,向人述说着岛上的故事、与曾经的沧桑。

用手触摸着这些建筑的墙壁,仿佛触摸了这处屋子的肌肤,总能感觉到这些屋子的脉搏与温度,感受到屋主人曾经的林林总总。

一切都已经成了往事,教堂、监狱、领事馆、站哨、豪宅、民居不一而同,而今的这些建筑的周边都盛开着各色鲜艳的花,一簇一簇地摇曳着、笑迎着过往的日子。

行走在绿树掩映的清荫道上,花香味弥漫在你的四维,走走、停停、仿佛自己就生长在这里一般富有亲和感,似乎感觉到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简单,快意。

路旁遇到有志愿者在推广一种类似于吉他的乐器,我不知道那乐器叫什么名字,但在北京曾经见到过有人在玩,可拿到手里才发现那物事只有四根琴弦,且第四根弦的音节比二三弦还高。考虑到这里号称琴岛,考虑到这乐器可能与吉他差不多,想想也许他这里会有相应的学习资料,于是就上前问询。推广老师热情地将资料寄给我手里,看到这样热情地志愿者,我信手抓起一把问了价钱,也没有还价就带走了这把名叫“尤克里里”的小乐器。再想到可能有许多地方会搞不懂、就简单地加了推广人的微信,加了微信才知道这位推广人是音乐人也是“世界公益人人慈善创起人”江平老师。

同行者相催,无奈匆匆离去。再向街巷的深处走去,时常会遇到来岛上拍婚纱的情侣,新娘的一个回眸,新郎的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他们脸上的兴奋与喜悦溢于言表,路过的我真心祝愿他们的幸福不只是简单地停留镜头里,我给予他们深深的祝福,祝福他们永结同好,偕老白头!真心地希望他们都能感到彼此的爱,并被这一瞬间的感动所渲染、蔓延至一生。   

慢慢地我们来到一处小广场,小广场以及其周边变得异常的热闹,空气里弥漫着花的香气与各色食物的香味。海鲜、酒水、烧烤、咖啡各种搭嘎与不搭噶的味道混合着、交织着、弥漫着在这里达成了统一,形成了特有的鼓浪屿的味道。


透过窗户,咖啡馆里有人在依窗慢饮,幽幽的灯光下面坐着一位饮者,依稀看到她与对桌者畅聊愉悦,让人瞬间就能感受到这一屋子的浪漫。

到了这里,似乎一下子就被浓浓的商业气息所充斥,街道繁华,多被各色吃食填充,忙碌的店小二们吆呺的喧闹却不怎刺耳。我看见一家叫“古小姐手作”的门边、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印章在屋内”我才知道这里的几家店都是网红店,于是在临走之前匆匆的进出了几家店面,将他们的印章加盖在我的手绘地图上,就当到此一游吧!

离开了小岛、我想就两次鼓浪屿的感受做一个评价,才有了这篇小记。

一方面我想给鼓浪屿上的志愿者点个赞,同时也想为一代代守护着鼓浪屿的人点个赞,我赞赏他们的热情与好客,也赞赏他们的坚守与从容,赞赏他们、是他们的积年累月的维护才有了鼓浪屿眼下的这份绿色如茵、色彩如新,佳境若此地美景。

暮色里、回来的船上,我看到有集群的白鹭在江间的滩头觅食,更有几只闲云野鹤的般的白鹭在江中的礁石上栖息,鹭江已经名至实归,我似乎看到依稀有白鳍豚的身影精灵一般、在鹭江里出没。

祝愿鼓浪屿的环境也来越美,越来越好!